Raish

沉迷于崽无法自拔

【维赛】你好

*前方OOC预警
*很短,一次完
*小学生文笔/胡言乱语

  “你好。”

  言行举止彬彬有礼,但是人却过于冰冷。

  这是赛科尔很早以前第一次见到维鲁特时候对他的印象,也就是普通地客气地打了一声招呼。赛科尔记忆深刻,在很久以后,他突然问维鲁特,那时候他看见自己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什么。

  维鲁特头也不回地说道,蠢。

  这引来了赛科尔的强烈不满,于是开始给正在看书的维鲁特捣乱,大有一副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就别想看下去的意思。

  维鲁特看着他,认真思考,又慢慢地说,不记得了。

  “那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反正不可能是一见钟情,你说我都不会信。”

  “那是。”

  这好感度可是他慢慢一点一点攒起来的,赛科尔笑唇角勾起来,忽然觉得有点骄傲。

  “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在你告白之前。”

  赛科尔可不会对这个答案满意,他坐到维鲁特身上彻底切断他与书本的联系,说话的口吻像个顽皮恶劣的小孩:“我要具体的。”

  维鲁特无奈叹了口气,说:“认识两三年之后吧。”

  “那岂不是比我还早!”赛科尔惊讶地看他,这个他确实不知道。

  “所以说你蠢,我表现得那么明显,你还傻傻看不出来。”维鲁特把书本放到一边,空出双手来抱着赛科尔。

  “切,”赛科尔脸上红了红,然后开始徒劳地转移话题,“诶,那本书是说的什么的?你看得那么入迷。”他拿过维鲁特刚刚看得那本书,佯装出对书本的十分兴趣。

  然后他看到了一堆的专业名词,哦,这是一本专业书。并且,不是他那个专业的。所以,得出结论:这是一本天书。

  啧。

  “你喜欢?”维鲁特看到赛科尔上一秒还十分感兴趣下一秒就一脸嫌弃的样子,轻笑道。

  “哼。”

  午后,阳光在叶间跳跃,从窗帘隙缝中闯入偏暗的房间,厚重而朴素的窗帘轻轻被风吹起小幅度地摆动着,维鲁特坐在椅子上,赛科尔坐在维鲁特身上,两人亲吻着,难舍难分。

  我不记得对你的第一印象了,因为我的心里被现在的你霸占了。

  现在有你,真好。

  过往已染,现今既在,则迎未来。

*记得我的老师说过的,你不记得你们第一次遇见的场景或者那个时候的对对方的感觉,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代表着你没有过分依赖过去那种美好,你不会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过去,因为你有现在。

评论
热度 ( 15 )

© Ra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