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sh

沉迷于崽无法自拔

【维赛】记一次愉快的午餐过程。

就是一个非常短的文啦
依旧欢乐傻小学生文笔
第三人视角第一人称叙述一个令人难过的事实。设定还是现实世界,两人为在校学生。
――――――――――――――――――――――――

那么
准备好了吗?
开始咯
――――――――――――――――――――――――

  太难过了,真的。

  我觉得天都黑了花都灰了草都白了呼吸都不顺畅了我的世界都黯淡无光了。

  是这样的

  在这普通的一天我穿着普通的鞋走在普通的路上,然后在学校里过着三点一线的普通生活。
 
   总而言之

  就是和往常一样就是了。

  中午放学我就收拾了一下书包,把要看的书呢收拾好就准备去食堂了。可能是今天走得有点赶就没结伴走,所以到了食堂后,座位就是个大问题。

  重点是我反应过来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已经打好了饭。啊不对,这个不是重点。

  所以我就在人海中寻找着那个属于我的座位。

  就在我漫无目的地,跟无头苍蝇似地乱找的时候,我的好基友叫住了我。

  “阿七啊,这里这里!”

  ?!

  天啦噜,我看到了什么?一个野生的座位君。于是我屁颠屁颠地跑向了基友,我的心是乐开了花。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是那么的,天真。

  呵呵

  那,就是我忧伤了一天的开端。我的忧伤你们都不懂,都不懂啊!!

  我坐下来才发现,那桌的另外两个人也是熟人,赛科尔和维鲁特,我和赛科尔关系还可以,记得和赛科尔认识的时候好像是在德育处见的面,我玩手机被抓了正巧赛科尔逃课被逮了回来……不对,扯远了。反正接下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认识了。维鲁特那家伙啊……是我中学同学,对我也就那个态度,不冷不热的,也习惯了。

  “嘿赛科尔,好久不见啊。”我抬头跟他打了个招呼。

  赛科尔抬头一看我,高兴地说:“哟,最近确实没在老地方见到你啊。”

  等等

  你说的老地方,不会是德育处吧。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时候,维鲁特突然开口了:

  “我想吃点你的酸甜排骨。”

  “拿拿拿,这个还用问?”

  我发现维鲁特说这个只是为了告诉他,而不是向他征求意见。当然,也很有可能他发现了赛科尔指的老地方是什么玩意,不忍心继续放任他丢脸。
 
  毕竟是我我就不怎么想喧哗一下自己的光辉事迹,毕竟学校的板子上已经粘贴了记过的事了。

  于是我打算乖乖地吃饭。

  然后――

  “诶怎么你把我的肉都夹走了!那个食堂阿姨手超级抖的啊,也就那么几块啊!”赛科尔看着自己餐盘里所剩的几块肉冲维鲁特哀嚎。

  维鲁特神色不改地夹了点,青菜,过去。绿油油的那种,不是绿得发油那种,是从油里捞出来的那种。

  “多吃点青菜,补充维生素。”

  “靠,那只是你不想吃了吧!”

  如你所见,赛科尔果不其然炸毛了。

  而维鲁特只是撇了他一眼,但是,但是但是,震慑力超级大的好吗!赛科尔就软下来乖乖埋头吃饭了。

  他怨念地喃着:“一点肉都不给我,说什么爱我……我就想要点肉末嘛……”

  等等,说爱你?

  我迟钝的大脑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但接下来维鲁特就用勺子,舀了点肉末,真的肉末,还是那种看着就不怎么有胃口的那种,放到了赛科尔的餐盘里。

  怎么说呢,梦想成真?

  反正我看见赛科尔脸上流淌着幸福的泪水(啊并不。

  “怎么那个表情?”

  “你……我……这――”竟无语凝噎。

  “你看,不是你说要肉末的吗?你说要,我不就给你吗?”

  他们是真爱。

  我看出来了。

  “X的你这个叫什么爱――”

  然后赛科尔就被维鲁特扳着后脑勺,强行对视。

  “嗯?”

  “哼!”

  然后,然后赛科尔就乖乖继续吃饭了。我似乎看见维鲁特唇边那点笑意了。

  我觉得,他们的语言,不是我一个局外人能够看得懂能够理解参悟的。

  先焖口饭压压惊。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情。

  在那之后前前后后他们至少打情骂俏了数十次,我也就吃了七分多钟的饭啊。

  作为一只可爱的单身狗,我觉得我脆弱的小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为何要虐待可爱的小动物?

  怎么忍心?天理难容啊!!

  反正我不知道最后他们怎么开开心心勾肩搭背离开食堂的,我只知道,我的好基友,一脸你终于感受到了的表情看着我。天知道,要不是我把饭吃光了,我就一盘子扣他脸上。

  都他妈是阴谋。

  信任都喂狗了。

评论
热度 ( 23 )

© Raish | Powered by LOFTER